村上春树

村上春树http://m.qqzf.cn/lizhi2668/

当我们学会用积极的心态去对待“放弃”时,我们将拥有“成长”这笔巨大的财富。

村上春树说:在某种情况下,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是要伤害另一个人。

村上春树说: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,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。

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,其实不是,人是一瞬间变老的。选自《舞·舞·舞》

世界上有什么不会失去的东西吗?我相信有,你也最好相信。《一九七三的弹珠玩具》

死并不是终结生的决定性要素。在那里死只不过是构成生的许多要素之一。《挪威的森林》

村上春树说:若什么都不舍弃,便什么都不能获取。

村上春树说:在大悲与大喜之间,在欢笑与流泪之后,我体味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幸福。生活以从未有过的幸福和美丽诱惑着我深入其中。

村上春树说:那里的一切一切都如云遮雾绕一般迷离。但我可以感觉出那片风景中潜藏着对自己至关重要的什么,而且我清楚:她也在看同样的风景

要平安无事地活下去<舞舞舞>

在大悲与大喜之间,在欢笑与流泪之后,我体味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幸福。

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,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。—《国境以南太阳以西》村上春树

村上春树说:完美的文章并不存在,就像完美的绝望并不存在一样。

村上春树说:当我们学会用积极的心态去对待“放弃”时,我们将拥有“成长”这笔巨大的财富。

网无所不在,网外有网,无出可去。若扔石块,免不了转弯落回自家头上……时代如流沙,一般流动不止,我们所站立的位置又不是我们站立的位置—《舞舞舞》村上春树

村上春树说:死并非生的对立面,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

对相爱的人来说,对方的心才是最好的房子。

村上春树说:最喜欢的是描写与唯一朋友的永泽和女朋友分手后,渡边和初美的那段相处,以及他多年后回忆起当初,一种迎面而来的夕阳的感觉。初美虽然不是渡边命中的女人,但那应该是一个女人的最高境界。

村上春树说:于是我关闭我的语言,关闭我的心,深沈的悲哀是连眼泪这形式都无法采取的东西。

希望你下辈子不要改名,这样我会好点找你一点。有时失去不是忧伤,而是一种美丽。

村上春树说:周围静得出奇,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向我的思考侧起耳朵。

至于我是何以抛弃原来世界而不得不来到这世界尽头的,我却无论如何也无从记起,记不起其过程意义和目的。是某种东西某种力量——是某种岂有此理的强大力量将我送到这里来的!因而我才失去身影和记忆,并正将失去心。——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》

人,人生,在本质上是孤独的,无奈的。所以需要与人交往,以求相互理解。然而相互理解果真可能吗?不,不可能,宿命式的不可能,寻求理解的努力是徒劳的。那么,何苦非努力不可呢?为什么就不能转变一下态度呢——既然怎么努力争取理解都枉费心机,那么不再努力就是,这样也可以活得蛮好嘛!换言之,与其勉强通过交往来消灭孤独,化解无奈,莫如退回来把玩孤独,把玩无奈!

村上春树说:尽管世界上有那般广阔的空间而容纳你的空间——虽然只需一点点——却无处可寻

他想把胸中的感念告诉对方:我们的心不是石头。石头也迟早会粉身碎骨,面目全非。但心不会崩毁。对于那种无形的东西—无论善还是恶—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传达。

当我们学会用积极的心态去对待“放弃”时,我们将拥有“成长”这笔巨大的财富。

村上春树说:他是我在青春岁月里的初恋。

村上春树说:世界上有什么不会失去的东西吗?我相信有,你也最好相信。

村上春树说: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,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。

村上春树说:過去曾經有過這樣的時代,任何人都想活得冷靜。

每一次,当他伤害我时,我会用过去那些美好的回忆来原谅他,然而,再美好的回忆也有用完的一天,到了最后只剩下回忆的残骸,一切都变成了折磨,也许我的确是从来不认识他。

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,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—《国境以南太阳以西》村上春树

村上春树说:对相爱的人来说,对方的心才是最好的房子。

完美的文章并不存在,就像完美的绝望并不存在一样。《听风的歌》

山川寂寥,街市井然,居民相安无事。可惜人无身影,无记忆,无心。男女可以相亲却不能相爱。爱须有心,而心已被嵌入无数的独角兽头盖骨化为“古老的梦”—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》村上春树

村上春树说:迟早要失去的东西并没有太多意义。必失之物的荣光并非真正的荣光。

村上春树说: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

村上春树说:如果你想追求的是藝術或文學的話,只要去讀希臘人寫的東西就好了。

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,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

如果我捉不住他,留不住他,我会让他飞。因为他有自己的翅膀,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。

对相爱的人来说,对方的心才是最好的房子。

在某种情况下,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。《国境以南太阳以西》村上春树

村上春树说:他想把胸中的感念告诉对方:我们的心不是石头。石头也迟早会粉身碎骨,面目全非。但心不会崩毁。对于那种无形的东西—无论善还是恶—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传达。

每一次,当他伤害我时,我会用过去那些美好的回忆来原谅他,然而,再美好的回忆也有用完的一天,到了最后只剩下回忆的残骸,一切都变成了折磨,也许我的确是从来不认识他。

村上春树说:死并非生的对立面,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

本文地址:村上春树http://m.qqzf.cn/lizhi2668/
  • 分页:12下一页